从“先行先试”到“先行示范” 深圳设计如何续写传奇

2020-11-19 13:34

来源:第一设计网   责编:崔欣润

改革开放之初,诗人洛夫写到深圳“一只白鹭从水田中惊起,飞越深圳,又猛然折了回来”。彼时的深圳刚刚由宝安县改名为深圳市,放眼望去,一片原野。深南大道,荒草丛生,“中国电子第一街”华强北还杳无踪迹。

短短四十年,深圳从零开始,由“山寨之城”,一步步蜕变为“创客之都”、“创新之城”、“设计之都”。

英国《经济学人》杂志曾如此评价:全世界超过4000个经济特区,头号成功典范莫过于“深圳奇迹”。

今年,深圳特区走过了第一个四十年,从“先行先试”到“先行示范”,深圳站在全新起点上,将如何续写设计传奇?

在“山寨之城”的偏见中逆行,深圳设计走出国门

1978年,宝安县蛇口公社的一声炮响,打开了改革开放的序章。“没资金、没技术、没设备”的深圳用“三来一补”的加工业发展方式,融入全球产业链。大力发展先进工业后,深圳制造业日益发达,晋升为“世界工厂”,也因缺乏自主创新设计,成为“山寨之城”。

世界闻名的“山寨之城”,从华强北“中国电子第一街”起家。任何产品放到华强北,立马能制造一个性能优越、价格低廉的山寨版,还能一天翻三样,模仿能力让人瞠目结舌。

深圳市前副市长、哈尔滨工业大学(深圳)经管学院教授唐杰曾公开表示:“模仿”是后进国家正常的发展路径选择,世界上没有经历过模仿阶段的,只有英国。工业革命之后,德国产品到英国售卖,英国人也会认为那是“山寨品”,必须打上“Made in Germany”的标志,以作区分;日本产品同样被称为“Made in Japan”。深圳人自嘲,什么叫“山寨”?就是“Made in Shenzhen”。

Fab Lab创始人、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比特与原子研究中心主任尼尔·哥申菲尔德教授对“山寨”一词,也有不同的解读:“‘山寨’,是把原创的精华进行升级改造,涉及到很多技术基础,也是一种微创新。”

经过了特区初创时期的深圳,产业基础日渐强大,这正是从“深圳制造”转向“深圳创造”的首要前提。2003年,在制造业蓬勃发展,深圳乃至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黄金时期,深圳市政府在全国率先提出打造“设计之都”。与此同时,越来越多的年轻设计师涌入深圳,在这片可以实现设计梦想的沃土上,开创未来。

2008年,凭借出色的平面设计和工业设计,深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为“设计之都”,是全球第六个、中国首个入选城市,深圳的设计力量首度得到国际认可。同年,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成立,在当时的秘书长封昌红的带领下,致力于推动深圳设计产业发展,要“让世界看到中国设计”。

尽管被评选为“设计之都”,当时国际设计舞台上,还少有中国设计的身影。对于未及而立之年的深圳来说,从“山寨之城”到“设计之都”的征程,或许才刚刚开始。

2009年,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开始向当时被誉为“世界设计领域风向标”的伦敦百分百设计展提交参展申请,设计展评审团主席的回复是:“中国有设计吗?No design,just copy.”

封昌红和团队并未就此气馁,连续9次申报参展,并邀请评审团到深圳参观。加之华为发布新一代智真系统TP3106;飞亚达神舟七号舱外航天服表获得德国“红点产品设计大奖”等,展现了深圳工业设计水平的提升。最终在 2011 年,封昌红成功带领中国设计师和设计作品远赴伦敦,打开了中国设计通向世界的大门。

此后,中国设计活跃在全球设计舞台,2012年,华为、腾讯等企业的设计师受邀参加美国工业设计师年会;2013年首届深圳国际工业设计大展成功举办;2014年伦敦百分百设计展设立“中国馆”。

中国工业设计在深圳起步,也从深圳走出国门。

设计驱动,“创客之都”成为全国创新创业标杆

2012 年,中国工业设计进入跃升发展阶段。这一年深圳市政府出台了《关于加快工业设计业发展的若干措施》,并每年投资一个亿的专项资金。

中国设计逐渐被世界看到,中国制造业正在稳步发展,但设计要赋能产业,实现从“深圳制造”到“深圳创造”的跨越,还需要更多创新力量的加持。

恰在此时,封昌红看到“创客是源头创新的发动机”。依托于深圳发达的制造产业链,创客可以低成本、快速将高新技术转化应用。创客在产业链、创新链最上游将产品从0做到1,工业设计师可以将1做到N,N做到品牌。

她认为:“廉价代工与制造终将成为历史,只有拼技术、拼设计,才是中国经济的未来。”深圳应充分发挥创新动能和综合配套优势,以国际化视野、互联网思维,构建“大设计”生态链系统;以“智能硬件”推动产业转型升级,打造国际设计中心城市。于是决定,要做深圳设计与“创客”相结合的推手,将深圳打造成为“创客之都”。

2013年,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在全国率先成立了创客专委会,推动创客生态发展和创新成果转化。

2014年,《全球创客深圳宣言》发布。随着全球各地创客的聚集和创客文化的兴起,对创客而言,“一公里以内就能找齐所有原材料”的华强北,是名副其实的“创客天堂”。

同年,封昌红创建中芬设计园,吸引了中外顶级设计大师入驻,开创了国际化智能硬件创新生态平台,实现创客和工业设计产业对接的一大突破,构建从“集聚”到“裂变”的“创新共同体”。

2015年5月FABLAB Shenzhen(深圳国际微观装配实验室)创建;2016年8月,深圳首次在中国引进第十二届全球微观装配实验室国际年会(FAB12)。

以设计驱动与创新创业相结合,深圳这座“创客之都”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创新能量。

光启科学的临近空间飞行器“旅行者”2号主舱实物;柔宇的全球首创可折叠设计3D头戴影院设备;天鹰兄弟的新型全智能单旋翼无人机和智能无人船;奥比中光利用国际领先的3D体感技术开发的3D试衣间;怡丰自动化研发的速度最快、最灵活的汽车搬运AGV机器人……2016年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(下称“双创周”)主会场展出的深圳创新企业新产品,让人“脑洞大开”。

双创周一天超过10万市民参与,还有马云马化腾、蒂姆·库克、李开复、汪滔、郭台铭、任正非等40多位中外创新企业代表到场,吸引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目光。李克强总理用8个字评价双创周:“超出预期,难以想象!”

深圳成为全国创新创业标杆,设计产业则成为深圳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。2019年,深圳设计产值达 300 多亿元,同比增长 18.5%,带动下游产业价值超过千亿元。

目前,深圳拥有各类工业设计机构近2.2万家,其中工业设计专业公司1000多家,工业设计高新技术企业700余家。已建成国家级工业设计中心7家,省级工业设计中心57家,市级工业设计中心87家。今年深圳企业获得IF和红点设计奖的数量稳居国内大中城市首位,连续9年创新高。深圳已成为享誉海内外的“设计之都”。

设计的后丛林时代,深圳设计始终先行

2020年,深圳站在先行示范区建设的新起点上,“要对标国际一流水平,大力发展金融、研发、设计、会计、法律、会展等现代服务业,提升服务业发展能级和竞争力发展要求。”深圳设计任重而道远。

日本设计大师原研哉在《设计中的设计》一书中写到,1951年松下幸之助结束对欧美市场的考察回到日本,走下飞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设计的时代将要来临。”日本社会对此深信不疑,产品设计的高速成长,融入产业的发展潮流中,并为规模化、量化的生产提供品质保证。

但在日本设计近代史上,一个问题被屡屡提及——什么样的设计,才是“日本的”?不是美国的,也不是德国的。

在中国,设计的时代或许已然来临,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中国工业设计的发展进程中。

一个国家的杰出工业设计,不仅仅是做到原创,更要有自身的设计理念和文化内涵,要融入人们的生活文化中去。

如何让深圳设计更进一步?被誉为“全球工业设计第一展”“全球工业设计风向标”的第八届深圳国际工业设计大展(下称“大展”)作出了一些答复。

今年的大展以“以变求存:设计的后丛林时代”为主题,主张在设计的后丛林时代,企业要抱团取暖,促进产业跨界融合。展会展品聚焦新一代信息技术、可穿戴设备、数字经济、智能装备、生命健康等战略新兴和未来产业。

众多展品呈现出全球工业设计的新趋势——随着工业4.0和5G时代的到来,世界正从互联网主导的信息社会走向人工智能、物联网主导的智能社会,工业化走向智能化、标准化走向个性化、中心化走向场景化。各项新兴技术将改变人们的日常生活,设计的边界不断扩展。工业设计结合高新技术产业,也将迈向新的阶梯,助推新一轮工业革命的到来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中国在5G、可穿戴设备、智能装备、生命健康等领域已走在世界前列。以亮相本次大展的华大基因火眼实验室、华为智慧办公产品等全球领先的重磅产品为例,工业设计与医疗技术、AI、5G等创新技术的跨界融合,可以带来巨大的社会经济效益,并服务于人们的生活日常。

在三诺集团工业设计中心展区,金龙鱼稻米油吸引不少目光。其设计灵感来源于中山装,气质中正肃穆。整体设计“天圆地方、圆方互容”,蕴含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精神,别有东方韵味。独具中国古典文化气息的产品设计,展现出另一种趋势——设计与本土文化的融合。

工业设计本身也是一种文化表达,意大利设计洋溢着自由、独创的奔放气息;德国设计注重思索、简约而严谨,都有其深层次的文化底蕴。中国设计无论与中国古典文化还是现代中国特色文化深度融合,都将挖掘出中国设计的独特魅力,这一点令人颇为期待。

深圳设计的进一步发展,更需要大量设计人才的接力。大展“设计创业及孵化展区”,全新设计师交流活动——TALK TANK未来用“新”谈,均给予了设计新生代一个发声和展示平台,促进设计新秀与全球顶级设计大师的深度学习与交流。

正如封昌红所说:“今天的设计新秀,或许就是明天的顶尖设计大师;今天的小创客,或许就是明天的华为、中兴。”深圳,拥有“全球最完善的创客产业链”、“容人”“容败”“容异”的城市文化、鼓励创新的政策环境,还有每年大批涌入的年轻人。这些充满创造力的年轻一代,将代表着深圳设计乃至中国设计的未来。

目前,深圳正在聚集行业资源,利用深圳智能硬件综合配套和工业设计优势,采用“硬件+研发方案+工业设计+APP应用软件+大数据+移动互联网”的生态链系统,运用互联网思维,以工业设计助推未来产业发展。

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,封昌红认为,深圳应充分发挥自身的设计、技术、市场、智造、资金等综合创新能力,在“互联网+”、物联网、智能科技、机器人、消费与服务、文化创意、健康环保等领域为企业提供强大支持,开创全社会开放创新、合作共赢的新局面,开创设计创新的新模式和新业态,赋能产业、赋能城市发展,引领设计未来。

相比于1237年建立的柏林,1642年建立的蒙特利尔,1535年建成的布宜诺斯艾利斯,以及历史可追溯至旧石器时代的神户,“四十不惑”的深圳宛如初生。还有太多可能性正在生发,太多“奇迹”将由继往开来的建设者们一一续写。(来源:艾瑞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