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可可设计CEO周世坤:疫情不会改变行业趋势,只会加快趋势!

2020-09-10 15:04

来源:第一设计网   责编:崔欣润

不久前,洛可可设计集团在2020广交会线上PDC设计智汇论坛直播间以“后疫情时代,产品新机遇”为话题带来了四场精彩演讲。

洛可可设计CEO、洛可可投资公司总经理、可可松基金合伙人周世坤以“产品与战略,如何在新基建上谋增长”为题,深度分析了产品和企业战略之间的密切关系并分享了洛可可设计的“数智变革”之路。

周世坤:洛可可设计CEO、洛可可投资公司总经理、可可松基金合伙人

1599708938182025905.jpg

一、现在不是创造新事物的时候

我一直觉得,今天的情况很像2009年,刚刚经历过金融危机。

简单来看,从2020年1月底持续到现在的疫情,可以说是二战之后最严重和最短暂的经济衰退。根据以往美国经济学会数据统计,所有经济衰退都是高于6个月的。但这次疫情有趣的是,到了5月份之后,除某些国家和行业之外,绝大多数行业开始明显复苏。

是什么造成了这一现象?是分工。

在当今整个世界制造的产出中,中国排第一,不但输出成品,还有半成品。这就是为何一二月份中国爆发疫情之后,会影响到欧洲的产业。因为今天全球化高度融合之下,任何一个国家的产出对这个国家所在的产业链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。

那么,当全球环境变得复杂,我们怎么看待后疫情时代的变化?

1、现在不是创造新事物的时候

过去四个多月,大多数企业处于保全期的状态。在这个时间点,市场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。企业最重要的,是要保全你的既得利益,先生存。以此为基础,去看未来的发展。尤其是注意融资和负债表的修复,这一点要慎重。今天除了少部分行业,绝大企业都度过了这一阶段,进入到整合期。

在整合期,企业所要表现出来的状态,是整合的状态。从洛可可的感受来说,客户在选择供应商时,明显倾向于本土的大供应商。如果你是一个小企业,这时候你要给客户的信心,你可以活下去。这也让供应链的缩减成了一个趋势。第二个趋势是,在疫情之后,商业模式符合当下的趋势,并且能展现出综合管理能力的企业,会更有优势。因为疫情是放大企业缺点的典型情况。

结合这两点,我们可以明白,成功才是成功之母。今天大部分的企业,会出现一个存量市场的重新洗牌。现在不是创造新事物的时候。这期间会有大概半年到一年的调整,它的结束会随着疫情的结束而结束。

而到了疫情完全结束之后,就是所谓“创新期”。这个时候,客户对于新的供应商和新产品有了期待。客户所追求的,是如何更快做一个新的增长,随之也会出现行业的一个变革。

2、疫情不会改变和逆转行业趋势,只会加快

我先举一个例子:

我本人一直是一个重度阅读者,但十年前和十年后,我的阅读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此外,我主要使用的产品主要在腾讯这个生态里。我常常将腾讯和脸书做对比,为什么脸书的收入主要是广告,而腾讯是游戏?

两家公司的时间差不多,脸书2004年诞生,腾讯2004年上市,微信2011年出现。但是,为什么微信上可以出现很多与金融相关的收入?

这其实是因为,脸书所在的美国和欧洲,信用卡金融体系是完善的。而在中国,到2011年,我们的消费金融还处于非常初级的状态,这就给我们今天这些新的数字支付工具提供了很好的场景。另外,脸书是基于邮件为载体的个人广告画像的推送,而微信是基于微信体系。因为我们中国的个人信息化还处于早期,中国人用邮件不多,微信替代了邮件,成了个人信息化的一个代表工具。

如果把时间往后拉长10年,像微信这样的个人信息化工具,还会有巨大的生命力。为什么?因为这背后是和基础设施相关的。洛可可十几年的发展,也是基于此。

①中国红利,带来上层产品设计旺盛需求

洛可可为什么可以从最初的一个办公位变成一家整合创新设计集团?其实涉及一个大背景,就是中国机会。从2009年开始,中国就是全世界最大的制造基地,我们今天的生产能力是二三四名的总和,这必然带来极其旺盛的产品设计需求。洛可可有幸跟着整个中国制造发展起来,以及产品设计相关的服务,都可以很好的生长。

②3C突围,品质诉求引领消费市场变革

洛可可从2009年开始,就密切关注中国消费市场的变革。今天的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。2009年以后,我们对产品品质的需求得到不断的提升,这给中国的原创品牌带来了一次机会。2018年中国的手机已经是全球最高品质的状态。华为、小米、vivo都可以做到。

1599705870586098949.jpg

洛可可设计×荣耀 品牌全新升级

以3C数码为代表,我们出现了领先于全球设计的3C数码产品设计。很重要的因素是,我们的工程制造人才更加丰富了,出现了典型的硅谷硬件创业的现象。一个产品,从idea到设计结束,必然要找到深圳。这就是全球的3C数码现象。

此外,中国的供应链条是最完整的。今天3C最好的供应链条就是在中国。即使在印度,由于人才、物流、供应链一系列基础,想要达到现在中国供应链的完整度,还很困难。

最后,就是我国的3C消费市场。我看过一项统计数据,苹果收入的3成左右来自于中国,Appstore上的消费,我们占到了大约47%,苹果每年在Appstore的收入在全球大概为5000多亿美金,而中国就有约2000亿。今天中国3C数码消费需求极其旺盛。洛可可很大一部分需求,就是来自于3C数码,我们做了中国绝大多数的智能音箱。

1599705924184057830.jpg

洛可可设计×小雅Nano 智能音箱设计

③代际变化,让交通工具需求由外到内

洛可可一直在参与交通工具的设计服务。撇开X-space和飞机这样的超级大件,汽车行业技术代际的变化非常明显,从燃油驱动到电力驱动,设计需求也从外变化到内。今天你们买汽车,类似于买电脑,你不会在意发动机的动力,就像买电脑不在意cpu的算力,而在意储存空间、使用里程数、内饰以及内部的智能应用。外部的设计挑战越来越高,对内部设计的要求就高。

1599705966518071116.jpg

洛可可、洛客×北汽 新能源汽车众创出行

④自动互联,平台模式将彻底改造工业设备

对于工业设备,自动化是一个典型的趋势。中国的工业化已经从轻型到重型覆盖,即使芯片、光刻机都可以制造,只是精度问题。在连接上,已经从企业内部的工业设备连接,到了企业外部工业设备的连接,企业从内部管理工业设备信息化系统,到了能够调用外部的订单系统、外部质量评价系统甚至是外部信息化管理系统。这是过去很难想象的。我们今天看到的自动互联,已经用平台的模式改造工业设备。

从硬件到软件、从品牌、产品到服务,这个时候,交互设计需求越来越多。平民化的、数据化的交互设计,就成了蓝海。

在我看来,以上这几个行业趋势是不受疫情影响的,疫情不会改变这些行业趋势,只会加速。

二、找到创新期“抓手”,明晰企业战略和产品创新之间的关系

1、要站在战略的层面,去思考产品的定位

在创新期的应对之下,企业不但要找到核心抓手,还要梳理清楚企业战略和产品创新之间的关系。

我想说的是,产品定位的准确性,会直接决定企业是否能实现持续的战略性增长。每一个产品都是有生命周期的。当一款产品到了生命终点,企业必须要有第二个产品出现,来承接第一个产品的终点。这是我们今天要做产品迭代的原因。每一款产品的销售增长和多款产品生命周期的叠加,才会带来一个企业持续的战略性增长。

所以,我们今天要站在战略的层面,去思考产品的定位。以华为为例,从2010年开始做手机后,在每个阶段都做了不同的定位。华为从功能机到智能机的转型的关键节点,是2012年。当时的华为还不是一个to c的企业,那么他是如何去打造一个高端智能机的产品体系呢?

据我了解,华为的做法是,先全力服务好自己的B端用户,通过重度服务运营商,打造出华为第一款高端的智能手机产品。

用toB的能力去打造toC的产品,这是华为的尝试。华为彼时的产品定位,是做好一个toB+toC的产品,先将运营商培养出toC的能力,在服务完这个运营商后,华为就推出了他的高端智能手机P系列。从2012年到2016年,华为延续了做高端手机的经验,继而启动了一个双品牌的战略:华为和荣耀。

在华为系列中,有p系列、mate系列和性价比更高的荣耀系列。它一方面采用互联网营销的方式,一方面延续了过往强悍的供应链管理能力。

双品牌的好处就是,华为持续培养出了它纵深整个手机产品链的能力和机会。当市场达到了一定高度,华为又启动了生态战略,推出了手机的独立芯片,以及一系列应用场景和功能。

今天,华为在手机产业链终端的上下游布局已经很完整。华为在每一个阶段,都不同的产品定位,这个产品实现了上一个阶段的战略落地,并成了下一个战略目标的市场工具。每一步的产品迭代,带来的是整个华为消费者终端的发展。

2、在正确的时机做正确的事,才能跟上市场的节奏

今天,企业和用户链接的感知部分,就是产品。想要让用户成为品牌的创造者,就必须让用户感知品牌的产品。这其中有一个核心能力,就是看你能不能构建产品的用户画像。用户需求决定你的产品。

那么从战略落地到产品,其实有典型的方法。企业家通常关心产品的核心指标、用户群体、价格、功能、外观等等,但往往忽略产品指标从何而来。你必须清楚,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,要通过什么样的战略诉求、战略选择,再到定位、简化,得到最终的产品,这些就是方法。

比如我们都熟悉的小米,有著名的互联网思维七字诀:专注、极致、口碑、快。小米一直强调要做高性价比,要走群众路线,要做简单的设计。这些其实都是战略诉求,是要做一家伟大的智能终端企业。小米抓住的是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机会,是做一家用互联网的方式运作的、会员化的智能手机品牌。

小米的每一款产品都承担着不同的战略诉求。小米第一代手机,承担的不是要做一个最漂亮的手机,也不是最极具性价比的手机,而是基于战略诉求,把互联网化的一个智能手机品牌打出来,把“去中间商”这件事情打通。所以第一款小米手机卖了大概170万台左右,量不大,但满足了小米手机第一阶段的战略诉求。到第二阶段的红米,就是到了高性价比的诉求,从此山寨机就基本被消灭了。红米的战略诉求就是扩大市场份额,用规模化降低成本。

所以一定要去想,你的企业的核心价值战略是什么,以及如何体现在产品和服务上。这两个问题想清楚了,今天许多问题就可以得到答案。

在正确的时机做正确的事,才能跟上市场的节奏。